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新聞 視頻 專題 文化 圖片 法治 理論 時評 教育 工業園區

六旬老人張大爺考慮到自己未婚無子,與遠房曾孫女簽訂了一份協議——由對方負責自己的生養死葬,在過世後則将房子給對方。在張大爺去世後,他的哥哥卻突然出現,稱自己才是房屋的法定繼承人,并為此提起訴訟。那麼,法院對此會如何判決呢?

案情經過

老人無子女,與遠房曾孫女簽訂養老協議

江蘇徐州的張大爺一直沒有結婚,膝下也沒有子女。随着年齡的增長,越來越覺得沒人照顧生活有很多不便。2011年夏天,張大爺從朋友那聽說了一種“生養死葬”協議,簡單地說就是找個人照料自己的晚年生活,過世後把房子給對方。張大爺考慮,自己沒有老伴,也無兒無女,用自己名下的這套房子換來一個舒适的晚年生活也是個不錯的辦法。

思來想去,張大爺想到了遠房的曾孫女張小麗。他聯系了張小麗的父母,說出了自己的想法。這一年的11月,張大爺與張小麗簽訂贈與協議,約定名下位于徐州市銅山區的那處房産在自己百年之後歸張小麗所有及使用,同時張小麗負責其生養死葬及贍養義務。在張小麗成年之前,相關義務由張小麗的法定監護人承擔。

簽署協議後,張小麗的父母将房屋進行翻建,之後張大爺便一直在此地居住。2018年9月,張大爺在家中去世。張小麗父母按照協議為其辦理了喪葬事宜。

老人胞兄出現,要求撤銷房産“贈與協議”

本以為事情就此了結,幾個月後,張大爺的胞兄張來福突然跑到家中,表示自己才是涉案房屋的法定繼承人。雙方争執不下,2019年4月,張來福以這處房産未過戶至張小麗名下、張小麗未履行生養死葬為由訴至徐州銅山法院,要求撤銷該份“贈與協議”。

在法庭上,張來福稱,張大爺生前有較為穩定的收入來源,但死亡多日才被發現,說明被告未盡到生養死葬的義務。另外,被告并未将該房屋過戶,即使為贈與,産權沒有實際變更,産權證沒有實際交付,被告也未實際居住,故該贈與沒有實際履行。因此,他認為自己作為張大爺的法定繼承人,有權向法院申請撤銷該份協議。

法院判決

房屋歸照顧老人的女孩所有

銅山法院經審理查明,張大爺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與被告張小麗簽訂的贈與合同,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房屋建好後,張大爺一人在該房屋中居住至去世,其生活環境得到改善。張小麗的父母代其履行了扶養義務,在張大爺死亡後亦對其進行安葬,并承擔了喪事辦理的所有費用。

根據合同法相關規定,本案中,原告張來福雖然作為張大爺的繼承人可提起訴訟,但其并未提供相應證據證明被告張小麗存在違法行為緻使張大爺死亡,故法院不予支持。

至于原告主張贈與沒有實際履行的問題,法院認為,張大爺與張小麗簽訂贈與合同後,即将涉案房屋交由張小麗,并由張小麗父親對房屋進行翻建,贈與合同已經實際履行。

最終,銅山法院判決駁回原告張來福的訴訟請求,涉案房屋歸張小麗所有。

法官建議

“生養死葬”協議是有保障的養老形式

在現實生活中,一些獨自生活的老人希望用房産或者自己的财産找一名合适的扶養人,為自己養老送終。老年人畢竟處于弱勢,相關協議有可能會牽扯出各種意想不到的社會問題,那麼在簽訂遺贈扶養協議時,該注意哪些問題呢?

法官提醒,在協議中,必須規定清楚雙方的權利和義務,扶養人必須在完成了自己的義務後,才能在被扶養人去世後合法繼承協議中規定的遺産。

為了避免矛盾,協議必須寫明遺贈财産的名稱、數量和處所,并提供有效的證明文件。

遺贈扶養協議的終結是一種“死因行為”,可是因為當事人一方的去世,有些問題往往更難說清楚。為了避免這些矛盾,建議雙方當事人在協議簽訂後最好履行公證的手續,這樣對協議任何一方的權利都是最有力的維護。(通訊員 沈高軒 記者 萬承源)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内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内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将及時核實處理。
建設進行時
金秋十月 桂花糕香
夜色璀璨
悄悄的,入秋了
檢查群租房
體驗蘇燈制作